积极推动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

(原标题:积极推动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

在日前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最近银保监会、人民银行将联合下发文件,征求了十几个部门的意见,做好对“新市民”的服务工作。

“新市民”与户籍制度存在联系,主要是指已在城镇居住但还没有户口的,或者刚拿到户口不足两年、三年的市民。他们中有的是个体工商户,有的是农民工,还包括一部分刚刚毕业进入社会工作的外地年轻人。

数据显示,2021年末,中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4.72%,但2021年初的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约45.4%,两者之间相差约20%,这部分主要就是那些在城镇工作但没有城市户籍、或刚刚取得户籍的新市民群体,数量大约有3亿多人。这是一个庞大的群体。

这些新市民和老市民一样,都希望能够在城市扎根,安居乐业,生儿育女以及赡养老人等。但是,他们首先面对的是由于没有户口产生的公共服务资源配给的问题,比如子女上学、医疗等;其次,他们当中有很多人不具有稳定的工作,或者在新经济部门灵活就业,或者频繁跳槽,这会影响他们在金融机构中的信用评价,并让包括金融在内的各种服务门槛变高;其三,最主要的挑战是,在城市当中较低的收入决定了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难以购买住房,要让他们留下来,需要为其提供成本较低的公租房。这三个因素导致近年来许多新市民最终选择回乡,这可能会加剧一些城市的劳动力短缺问题。

高达3亿规模的新市民群体是中国经济的一个巨大潜力所在。3亿规模的新市民群体有很强的市民化需求,实现这一部分人口的市民化,是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战略的关键一步。他们的居住、教育、医疗、消费等需求是实实在在的,也是中国构建新发展格局,扩大国内消费,畅通国民经济循环的重要力量。推动“新市民”的市民化,让他们在城市有稳定的居所并能够享受均等化的公共服务,他们会更有动力为了美好生活不断工作和努力,实现从生产服务者向消费者的转变。

新市民群体也是促进共同富裕的重要抓手。实现共同富裕的路径之一就是要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推动更多低收入人群迈入中等收入行列。其中就包括高校毕业生、技术工人、中小企业主和个体工商户等,进城农民工则是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重要来源。因此,要深化户籍制度改革,解决好农业转移人口随迁子女教育等问题,让他们安心进城,稳定就业,最终安居乐业。

中国当前面临人口老龄化与少子化的双重挑战。在重视人口数量的同时,必须以提高人口质量为前提持续提升经济效率。人口数量高达3亿的新市民群体扎根城市,意味着他们的后代也可以在城市中享有更好的教育资源和教育质量,从而为高质量发展提供高素质劳动者,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当前,新市民的市民化过程中面临的主要障碍之一是居住。因为相当一部分进城打工者主要是为城市发展提供服务,收入比较低,买不起住宅,市场上租住成本也越来越高,且不稳定,对他们的成家立业构成一定影响。因此,应该完善住房供应和保障体系,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实施租购并举,完善长租房政策,扩大保障性租赁住房供给,重点解决好新市民住房问题。

如何为新市民提供保障性租赁住房,满足这些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需求,也是一个金融难题,因为涉及到巨大的建造成本、运营维护费用以及低租金水平之间的协调。同时也需要更普惠的金融服务,以满足新市民在居住、教育等方面的融资需求。这些问题和挑战都需要通过金融创新以市场化的方式加以化解。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